谁来赔这一生好光景

【凡等】字灵(中下)

唔…实在是拖得太久太久了…

久到我想大家一定都忘了前文了…

于是我把[上]和[中]都贴过来了…

艾特我家催更的小天使云云 @云宝嗷呜 


脑洞来自很久以前补的剧[灵魂摆渡]

(看过的宝宝们请补药剧透哟~么么哒❤)

西皮:彭泽阳*苏凯文

——————————————————————————————

(上)

相传大唐年间,有位禅师。
有一日禅师在禅房内抄写佛经数日,几天之后禅房里忽然来了一个女子。
此女以袖遮脸,禅师以为是鬼魅,于是不理。可是接连几天,此女总会出现。

此女一直在禅师面前却总是不肯露脸,禅师终于忍不住问起原由。女子不答,放下遮脸的手臂,禅师发现女子脸上竟然无口。
随后女子便消失。禅师出来与师兄说此奇事,师兄听罢便进禅房查看。发现师弟抄写的佛经中有一个如来的“如”字只写了一半,写成了“女”字。
于是字便化成形来提醒禅师,这就是字灵的故事。

 

 

 

苏凯文是一所大学里教建筑设计的教授,作为从小在国外长大,归国不久的“海龟”,苏老师国语不太好,说话总是慢慢的、软软的,但也因为这样的说话方式,很得女学生(当然也有男学生)们的喜欢,但凡苏老师的课教室总是满当当的。

但私下里苏老师可是很喜欢文学的。也许是因为刚回国的时候为了补习国语去上过文学课,让凯文老师一下子发现了汉语的美,尽管国语始终说不好,苏老师还是执着地爱着文学。补习老师看他这么用功,就让凯文试着自己写点文章,这一发现几乎占据了凯文所有的课余时间。刚开始他就写写每天的生活点滴、所见所闻,渐渐的,凯文试着把自己构思的一些情节写下来,慢慢成了连载小说。苏老师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子涵”,在他把小说贴在网上之后,还收获了不少粉丝。

 

 

 

最近苏老师的连载小说名叫“Miracle”,把自己的心情也融在了字里行间。是的,苏老师有自己的秘密,他喜欢的是男孩子。
虽然国外对这事的态度挺开放的,但凯文并没有放纵自己随便就找个伴for one night,在他的想象中,他和自己的恋人会相遇在午后阳光正好的校园里,高大的樱花树开得正好,风一吹樱花瓣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他们俩就这样在人群中相遇,相视一笑,一见钟情。
文艺的苏老师就是喜欢这么少女的情节啦。可是他也知道,这只会发生在自己的小说里呢,而且主角只会是可爱的女孩子。

 

 

 

合上了电脑,凯文老师完成了最新一章小说的更新。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肩,看看外面的天,已经下午了哦,写着写着又错过午饭了,晚上还有课,先去找点吃的好了。拿着电脑从图书馆出来,走在学校的樱花道上,最近正是樱花开得正好的季节,风吹过有淡淡的花香,还有小小的花瓣会飘落到肩头。


苏老师一抬眸,看到迎面走来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子,虽然剃了圆寸,依旧很帅气,五官如雕刻般硬挺,但是伴着他脸上淡淡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又很柔和。他宽宽的肩上背着双肩包,向苏老师点点头,笑笑,然后两人擦肩而过继续向前走。“是新来的学生嘛?”苏老师想,“看来又要有新的校草了吧。”

 

 

 

原本以为只会是一面之缘,但接连几天苏老师从图书馆出来的去教学楼的路上都会遇到那个男孩,这么帅气的男孩很难让人忽视。他们也从最开始的点头、微笑,发展成了“嗨”“好巧啊”“再见”。

 

 

 

周末的一天,苏老师原打算在家里写写小说的,可是家里突然断电没有网,想了想还是去学校图书馆吧,又暖和又安静。不过,去学校的路上苏老师想,今天周末大概遇不到那个男孩子了吧……

 

 


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早春的下午起风了寒意还是有点浓,凯文老师走在樱花道上下意识地前后看看,谁知一转身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凯文老师忙向后退一步抱歉道:“不好意思沃…”

抬头看到了一双亮亮的眸子,“老师小心,左顾右盼的是在找我嘛?”

苏老师脸红了红,“才没有啦…”

男孩低头笑笑,苏老师想逃走了,男孩叫住他,“老师!”说着脱下自己的围巾,“今天好凉,老师穿得太少了。”男孩把围巾戴在凯文脖子上,绕了两圈,“老师要照顾好自己呀,感冒了,嗓子哑了怎么讲课呢?”

苏老师小声念着,“怎么不见你来上过我的课沃…”抬头,“知道了沃,谢谢你哦~”低头又脸红,“窝先走了沃,拜拜~”说着加快脚步走进图书馆。

男孩在原地笑着看着苏老师离去的背影,老师脚步都慌乱了呢。

 

 

 

坐在图书馆里,苏老师满脑袋都是那个高大的男孩子,就像从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一样,美好得不真实,可是摸摸脖子上温暖的围巾,这一切都是真的呀。


“哎呀,窝刚才跑森么嘛…人家都给窝围巾了,窝还不知道人家叫森么呢,也不清楚是哪个班的沃…”苏老师对自己有点生气,“可是,他…总是喜欢女孩子的吧…”“不过…他有送我围巾啊…啊啊啊…”苏老师就这么想啊想,自我纠结着,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溜过去了,于是子涵大大的文只能停更了哟。


好在苏老师最后决定,不管怎么样,明天再见到他一定要告诉他,自己很想和他做个朋友沃(握拳)!也要问问他,如果不需要朋友的话,是不是需要男朋友沃~(捂脸)

 

 

第二天苏老师特地请大伦老师帮他代了下午的课,从中午就坐在樱花树下等,戴着他送的那条围巾等。
可是从中午到下午,再到晚上,樱花花瓣落满了凯文的肩头,他也没等到那个高高的男孩子。


凯文起身,拍了拍落在肩头的花瓣,轻轻笑了笑,只是这笑带了点苦涩的味道。
凯文想,这也许就是注定的…那些美好的情节果然只会发生在小说里。
他留下了那条围巾,独自离开了。

 

 

春夏秋冬,四季交替,转眼过去一年。
子涵大大从那以后再也没更过文。

苏老师没向任何人提起过那个男孩,他甚至都不确定他是真的出现过嘛,还是只是他做的一场梦而已。

 

 

(中)

捉鬼小分队上线

Mike不开心地嘟起了嘴,显得脸颊肉鼓鼓的,“bill哥,这里是不是真的能捉到鬼啦?”

被叫做bill的男人不耐烦地回头,“你个臭小子,不相信你bill哥的话就别在我们这行混了!”

“可是我们已经蹲守好几天了沃…(委屈脸)什么都没有发现啊,再讲我跟了你这么久也从来没看到过鬼啊魂啊什么的啦!”

bill下意识地往身侧看了看,脸上是自己也没注意到的温柔。
“你小子要再修炼几年啦,现在重要的是先完成我们的契约,帮我渡完九九八十一的灵魂再说!”

 

 

bill今年几岁了,他自己也记不住了,只知道活了上千年了。他的身份以前叫鬼差,现在则叫灵魂摆渡人,负责把那些到处飘荡没了记忆的或是执念太深不肯离开人间的游魂带回下面交差。
但是bill哥因为近几年都完不成指标,灵魂摆渡人不得不多兼个职务——帮着捉鬼。

会遇到Mike是因为一次在酒吧里执行任务。
现代的鬼魅最喜欢在酒吧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出入了,bill哥看着今晚要收的那个女鬼缠上了一个白嫩嫩却还要硬装大人的男孩子,一时不忍顺手救了他,没想到收获了死心塌地要跟着学艺的小徒弟一枚,Mike原本就喜欢塔罗牌、占卜术,虽然没钓到大姐姐,能跟着这么厉害的师父也不错啊(๑•̀ㅂ•́)و✧!

 

 

这次bill和Mike的任务是要带一个好男色的色鬼回去交差,在蹲点几天都没结果后,Mike不想等了,软磨硬泡地把bill带回了自己的学校。
“bill哥哥我带你去吃我们的食堂啦,菜很多的沃~反正晚一天也没事啦对不对~”

bill在想看来这色鬼也不喜欢Mike这一型的呀。

 

去食堂的路也会经过学校的樱花道。“bill哥哥你看这条路美不美呀,我们学校的樱花道很有名的沃,最近正好赶上樱花开呢ԅ(¯ㅂ¯ԅ)”说着Mike看到了自己的老师正往前走,刚想打个招呼却看到了跟在他身后的一个高个子男孩。

 

Mike拉拉bill,“bill哥!你看那个男的!(指)”

bill其实早就注意到了,他回头看看Mike,“小子,你能看到他?”

 

 

 

 

苏凯文回国后在这所大学教书,也过了一年多了,可他总是不太适应北方的气候,想着要不还是回小时候住过的南方城市吧,反正一样可以找个学校当老师,而且也不用担心自己国语不标准。

有了这样打算的苏老师开始更珍惜自己留在这学校最后的时间。下了课也不急着离开,有学生问问题就尽量解答,反正现在课余时间很多,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发。

看着学生们青春活力的身影,自己好像也会受到感染。


两个女孩子兴高采烈地聊着,娇俏的声音不时传入凯文的耳中,“你都不知道!我之前在XX上追的一篇文啊,作者大大坑了啊!”
“XX上哦,是不是子涵大大的那篇啊?”
“对啊对啊,你也在看哦?好可惜哦…好想看看后续发展哦!”
“就是啊!男一刚把围巾送给男二啊!一定是定情信物来的!接下来就该酱酱酿酿了啊!怎么就不更了呢…”
凯文老师突然也很想念那篇小说。

 

 

收拾了东西回到家,打开了电脑,找出存稿,把之前的章节一一看了一遍,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一年前遇到的那个男孩的样子,个子很高,头发短短的,看自己的时候总是笑得很温柔,还…亲手给自己围上了围巾,然后在自己鼓足勇气想告白之后,却又这么不见了,就像从没出现过一样。

 

 

苏凯文感觉心里一阵阵揪着疼,“为什么呢…总是这样…干脆…你从没有出现啊好不好…”
苏凯文找出电脑里所有的存稿,颤抖着手,按下了删除键……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苏子涵。

 

 

 

(看这里!看这里!更新部分从这里开始哦~)

男孩一直试着和苏凯文说话,可是他就像看不见自己一样,也听不见自己说话。

对于自己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要去赴一个约定,只记得自己要一直跟着他。

男孩已经习惯别人看不了自己的状态了,所以突然有两个人盯着自己看,他反倒有些不自在了,“请问…你看得到我嘛?”

“看得到沃!”Mike脱口而出。 

男孩一下子激动起来,“那你能不能帮帮我!”男孩着急得脸都微微发红。

Mike有点害怕,下意识地往bill靠去,“bill哥…别人都看不到他嘛?那他是不是…鬼啊…” 

“他是灵,和鬼不一样。” bill的话一出,男孩一愣神,“你说…我是什么?” 

“万物皆有灵,而你就是字灵。”

“怎么会……?”男孩不可置信地摇了摇头。

“对于自己是谁,你还记得嘛?”bill意料到了这男孩不能接受的样子,“怎么到这儿来的,你知道吗?”

“我…我确实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要跟着凯文,我有话要和他说,可是我走到他面前,他就像看不到我一样,我和他说话,他也听不见。我看到他伤心的样子好心疼,可我没有办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天天跟着他。既然你们能看见我,能不能帮帮我啊?帮我告诉凯文,我没有失约,我一直在这里!”男孩神色崩溃又着急,可是脸色苍白。

 

“bill哥哥,”mike拉拉bill的袖子,“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我越来越看不见他了沃?”

“正常的,他即身为字灵,自然和他寄身的那些字有关,mike你看到他身影越来越不清晰,看来是他身处的那些文章消失了吧。”

“啊?那他会就这么消失了嘛?bill哥哥你就帮帮他吧~”小天使mike同情心爆棚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认识我们苏老师哦?”

“我…我也不记得我的名字了…我好像是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了……“

“傻小子,这你还不明白嘛,他既然只记得你们苏老师,那他该是苏老师创造出来的人物,你既然想帮他,那就去问问你们苏老师咯,看他是不是把自己写的什么删了。”bill正好把这事推给了mike。

“嗯嗯,这个没问题,我去找苏老师,你们去图书馆等我吧~”mike兴冲冲地跑去找苏老师了。

 

Mike一路小跑到凯文的办公室,气喘吁吁地开口,“凯…凯文老师…我有…有事找你沃!”

“是mike啊,你哦,窝看你都好几节课没来了吧,找窝森么事?想窝给里开小灶啊?”苏凯文笑笑站起身。

“不系不系啦!你出来嘛,我真的有事和你嗦的!”mike拉着苏凯文就往外走。

 

苏凯文被mike拖到一处人少的地方,“凯文老师!你有没有写过什么文章啊,小说之类的,后来又删掉的?”

苏凯文一顿,“你怎么知道的?”他想到了自己前两天才删掉的存稿。

“真的有啊!”mike惊奇脸,“凯文老师,你写的是什么啊?怎么又不写了沃?”

“没什么啦,以前一时兴起写的小说,后来懒地写了,就不写了。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苏凯文透过窗子看向远处,视线却没有焦点。

“不是沃!很重要的!真的啦,诶我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和你解释,你先告诉我你写了又删掉的是什么嘛,好不好?拜托拜托~“mike急得合掌向苏凯文拜了拜。

“是我以前在XX上写的小说,miracle。“

“诶诶?你就是子涵大大?!“

“mike…你也看那个啊…“本以为mike不知道的,这下苏凯文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是那么少女心的小说。

“对啊对啊!子涵大大我好喜欢你的文啊,怎么后来就不更了沃!我们等得好焦急~不对哦,老师你说你把那些文都删了?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的,也找不到写下去的理由了。”

“哎呀!凯文老师!你先跟我来!”mike拉着苏凯文一路到了图书馆。

 

 



Bill和男孩在图书馆等着mike,因为别人只看得见bill,所以他也不便开口和男孩讲话,两个人就沉默着。

没想到mike把苏凯文也给带来了,从男孩一看到那个穿着白毛衣的人走过来眼神就有了希望,bill就猜到这个大男孩应该就是他们俩口中的苏老师。

“bill哥哥,我把凯文老师带来了。”mike一脸邀功的样子。

“凯文……”

“mike,这里没法谈话,我们出去再说。”

苏凯文一头雾水地跟着他们两个人又离开了图书馆。

 

“凯文老师,他就是你写的小说里的人啦~”刚走出图书馆,mike就指着身边向苏凯文说道。

“什么?mike你说什么?”

“诶我知道这很难相信啦,但是凯文老师我没有骗你哦,他真的…诶对哦,你看不到他诶,怎么办沃,bill哥。”

 

“苏老师,这里除了我们的确还有一个人,或者说他不是人,他是你创作出来的,但现在因为你把以前写的东西删了,现在他也快要消失了。如果你不相信的话,你就再试试写以前那篇小说,他灵力够强了你就又能看见他了。”bill一字一句地说出解决办法,可是这每一个字都仿佛敲在了苏凯文的心上。

 

“什么,不可能的…你们…怎么可能…”苏凯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用力握住拳头,指甲在掌心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你们的意思是,我小说里的人跑到现实生活里了?还因为我不写了就要消失?呵呵,这怎么可能。就算是真的,那些小说没有了就是没有了,而且我也不会再写,他要消失就让他消失好了。”凯文说完就跑开了。

“凯文!”男孩想追上去,体力不支的他却摔倒在地,mike赶紧扶住他。

“你们帮帮我吧……求求你们!”他抓住mike的手臂。

 

“你补药急哦,其实那些小说都还在的,我会再去劝劝凯文老师的!”

 

“但是我告诉你,”bill冷冷开口,“就算苏凯文他重新开始写了,写完之后你还是要和我们走的,你不能留在他身边。”

 

“凯文……”男孩的脸上还是滑下了泪痕。

 

———tbc———

 

(怎么还没完结啊啊啊,我是话唠……我保证!…尽快…完结[握拳])


评论(9)
热度(20)
©熊十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