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不是爱情。

【凡等】字灵(上)


脑洞来自最近补的剧[灵魂摆渡]

(看过的宝宝们请补药剧透哟~么么哒❤)

西皮:彭泽阳*苏凯文

——————————————————————————————

相传大唐年间,有位禅师。
有一日禅师在禅房内抄写佛经数日,几天之后禅房里忽然来了一个女子。
此女以袖遮脸,禅师以为是鬼魅,于是不理。可是接连几天,此女总会出现。此女一直在禅师面前却总是不肯露脸,禅师终于忍不住问起原由。女子不答,放下遮脸的手臂,禅师发现女子脸上竟然无口。
随后女子便消失。禅师出来与师兄说此奇事,师兄听罢便进禅房查看。发现师弟抄写的佛经中有一个如来的“如”字只写了一半,写成了“女”字。
于是字便化成形来提醒禅师,这就是字灵的故事。

苏凯文是一所大学里教建筑设计的教授,作为从小在国外长大,归国不久的“海龟”,苏老师国语不太好 ,说话总是慢慢的、软软的,但也因为这样的说话方式,很得女学生(当然也有男学生)们的喜欢,但凡苏老师的课教室总是满当当的。

但私下里苏老师可是很喜欢文学的。也许是因为刚回国的时候为了补习国语去上过文学课,让凯文老师一下子发现了汉语的美,尽管国语始终说不好,苏老师还是执着地爱着文学。补习老师看他这么用功,就让凯文试着自己写点文章,这一发现几乎占据了凯文所有的课余时间。刚开始他就写写每天的生活点滴、所见所闻,渐渐的,凯文试着把自己构思的一些情节写下来,慢慢成了连载小说。苏老师给自己取了个笔名叫“子涵”,在他把小说贴在网上之后,还收获了不少粉丝。

最近苏老师的连载小说名叫“Miracle”,把自己的心情也融在了字里行间。是的,苏老师有自己的秘密,他喜欢的是男孩子。
虽然国外对这事的态度挺开放的,但凯文并没有放纵自己随便就找个伴for one night,在他的想象中,他和自己的恋人会相遇在午后阳光正好的校园里,高大的樱花树开得正好,风一吹樱花瓣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他们俩就这样在人群中相遇,相视一笑,一见钟情。
文艺的苏老师就是喜欢这么少女的情节啦。可是他也知道,这只会发生在自己的小说里呢,而且主角只会是可爱的女孩子。

合上了电脑,凯文老师完成了最新一章小说的更新。捶了捶有些酸痛的肩,看看外面的天,已经下午了哦,写着写着又错过午饭了,晚上还有课,先去找点吃的好了。拿着电脑从图书馆出来,走在学校的樱花道上,最近正是樱花开得正好的季节,风吹过有淡淡的花香,还有小小的花瓣会飘落到肩头。
苏老师一抬眸,看到迎面走来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孩子,虽然剃了圆寸,依旧很帅气,五官如雕刻般硬挺,但是伴着他脸上淡淡的笑容,整个人看上去又很柔和。他宽宽的肩上背着双肩包,向苏老师点点头,笑笑,然后两人擦肩而过继续向前走。“是新来的学生嘛?”苏老师想,“看来又要有新的校草了吧。”

原本以为只会是一面之缘,但接连几天苏老师从图书馆出来的去教学楼的路上都会遇到那个男孩,这么帅气的男孩很难让人忽视。他们也从最开始的点头、微笑,发展成了“嗨”“好巧啊”“再见”。

周末的一天,苏老师原打算在家里写写小说的,可是家里突然断电没有网,想了想还是去学校图书馆吧,又暖和又安静。不过,去学校的路上苏老师想,今天周末大概遇不到那个男孩子了吧……
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早春的下午起风了寒意还是有点浓,凯文老师走在樱花道上下意识地前后看看,谁知一转身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凯文老师忙向后退一步抱歉道:“不好意思沃…”抬头看到了一双亮亮的眸子,“老师小心,左顾右盼的是在找我嘛?”苏老师脸红了红,“才没有啦…”男孩低头笑笑,苏老师想逃走了,男孩叫住他,“老师!”说着脱下自己的围巾,“今天好凉,老师穿得太少了。”男孩把围巾戴在凯文脖子上,饶了两圈,“老师要照顾好自己呀,感冒了,嗓子哑了怎么讲课呢?”苏老师小声念着,“怎么不见你来上过我的课沃…”抬头,“知道了沃,谢谢你哦~”低头又脸红,“窝先走了沃,拜拜~”说着加快脚步走进图书馆。男孩在原地笑着看着苏老师离去的背影,老师脚步都慌乱了呢。

坐在图书馆里,苏老师脑袋里都是那个高大的男孩子,就像从小说里走出来的男主一样,美好得不真实,可是摸摸脖子上温暖的围巾,这一切都是真的呀。
“哎呀,窝刚才跑森么嘛…人家都给沃围巾了,窝还不知道人家叫森么呢,也不清楚是哪个班的沃…”苏老师对自己有点生气,“可是,他…总是喜欢女孩子的吧…”“不过…他有送我围巾啊…啊啊啊…”苏老师就这么想啊想,自我纠结着,一下午的时间就这么溜过去了,于是子涵大大的文只能停更了哟。
好在苏老师最后决定,不管怎么样,明天再见到他一定要告诉他,自己很想和他做个朋友沃(握拳)!也要问问他,如果不需要朋友的话,需不需要男朋友呢(捂脸)?

第二天苏老师特地请大伦老师帮他代了下午的课,从中午就坐在樱花树下等,戴着他送的那条围巾等。
可是从中午到下午,再到晚上,樱花花瓣落满了凯文的肩头,他也没等到那个高高的男孩子。
凯文起身,拍了拍落在肩头的花瓣,轻轻笑了笑,只是这笑带了苦涩的味道。
凯文想,这也许就是注定的…那些美好的情节果然只会发生在小说里。
他留下了那条围巾,独自离开了。

春夏秋冬,四季交替,转眼过去一年。
子涵大大从那以后再也没更过文。

苏老师没向任何人提起过那个男孩,他甚至都不确定他是真的出现过嘛,还是只是他做的一场梦而已。

——TBC——

评论(13)
热度(17)
©熊十四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