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不是爱情。

【霆mike】【平bill】【billben】关于纹身的小段子

妹妹好腻害的!!以后我要多和她聊天呐 祝她时时有新奇脑洞 而且早日成就炖肉技能!!哈哈!

不过是一个小白告:

和 @熊宝再等等 聊天开的脑洞,小段子x4


纹身什么的,其实很适合写肉的【然而我写不出_(:з」∠)_】


【霆mike】


“呜……阿霆,会不会痛啊?”mike睁着一双泪眼,扭过头可怜兮兮地看着阿霆。


“乖乖趴好,”阿霆拍拍mike的赤裸的脊背,微凉的手掌成功让后者微微瑟缩了一下,“很快就好。”


“嗯。”mike点点头,却忽略了阿霆并没有说过不疼二字。


mike赤裸着后背趴在床上,阿霆的手划过mike的腰线,圆润的指甲在腰部游走,不时或轻或重地按压,似乎在规划什么。


“阿霆,好痒的~”腰本来就是mike的敏感地带,加上心里的紧张,mike简直觉得自己的心都在随着阿霆的指尖移动。


“今天你跟店里那个小姑娘聊天挺开心的啊?”阿霆拿起纹身机的针头,凌厉的眼睛微微眯起。


“没有……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mike叫出声来,他本能地想蹭着身子往前躲,却被阿霆牢牢控制在床上。


“别动!”阿霆难得在mike面前展露大佬的气场,“乱动的话纹毁了可要再来一遍的。”


“呜……”mike咬着枕头,身子还是随着针头的移动一抽一抽的,纹这么一点点都这么痛,他想起阿霆背上的飞龙,得有多疼啊?这么想着,mike的眼泪又要下来了。


“记住,”阿霆手上动作一点不慢地在恋人身上加上属于自己的记号,有些冰冷的声音在纹身机器的嗡嗡声中依然清晰,“你是我的人,只属于我的人。”


“嗯,我知道。”mike掉着眼泪,乖乖的点头。


“男孩子怎么哭成这样?”本来就不是什么大的图案,阿霆完成最后的收尾,关掉机器,看着哭得满脸泪的mike,忍不住揉了一把软软的头毛。


“阿霆,里纹身的时候四补四猴痛的?”mike哭得口齿都有些不清楚了。


他当年……呵,他当年一心要做最狠的那一个,哪管什么痛不痛的?不过看看眼前的小哭包,退隐的黑道大佬扬起嘴角,低下头,吻去mike的眼泪,“有你在身边,不会痛的。”




【平bill】


“你好了没有啊?”bill的声音里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光着身子趴在床上这件事对他来说倒没什么,可是那根在他背上划来划去的针……这可是头一遭。


“你后悔了?”陈大设计师看着bill背上渗出来的血珠。


“没。”bill的声音闷闷的,有了这个纹身,他也就不再是那个跟弟弟两人一角的MB了。


“那就好。”陈均平不愧是画多了设计图的人,他的手很稳,复杂华丽的花绣满满在bill背上绽放。


“好了。”陈均平擦去额上的汗水,这的确是个大工程,他看着bill背上新鲜出炉的纹身,忽然想起了《水浒传》里的燕青,“一身雪练绣了这身遍体花绣,却似玉亭柱上铺著阮翠”,不过bill倒不是一身雪练,他轻笑,bill麦色的皮肤配上华丽的花绣,也是别有一番风味。


“好看吗?”bill转过头看着陈均平,按说素来对自己很有信心的bill是不该问这个问题的,可陈均平是不同的,原本对自己极度自信的bill也有了自我怀疑的时候。


陈均平看着扭过头冲着他笑的bill,也就只有bill了吧,他看向bill背上自己亲手纹上去的纹身,只有bill,就像这纹身,妖艳,华丽,不可方物。


“很适合你,很美。”原本清明的眼神暗下来,陈均平吻上bill的肩头,鼻尖似乎还能闻到药水的味道,他小心地避开纹身的伤口,用实际行动诠释了自己的评价。




【双子(be)】


没人知道bill其实很喜欢纹身,他曾不止一次地走进纹身店里,拿着纹身的图案细细地看,偶尔还提出一些自己的意见,去的次数多了,连纹身的师傅都熟悉他想纹的那个图案了。


然而大家都知道,bill身上其实并没有纹身,每一次他走进纹身店,细细描述自己想要的图案,却每次都在最后关头放弃。


“你不是怕疼吧?”混熟了的纹身师傅打趣他。


“不是我,”bill皱着眉头,嘴角却有些上扬,“是那个傻仔。”


ben很怕疼,连手指被夹到都会红了眼睛,若是让他来纹身,怕是会哭成一滩水吧?bill笑起来,他们是双生的兄弟,要让ben继续做他的替更,他们必须一模一样。


bill已经很久没来过纹身店里了,久到纹身的师傅都怀疑他是不是终于放弃了纹身的念头。


“师,师傅,纹身。”那是一个晚上,大门打开,纹身师傅扭头看去,是bill,这一次他不像以往轻车熟路地坐在纹身图案册边上,而是有些局促地站在门口,直白地发出请求。


“哈哈,阿bill你可是有日子没来过了,怎么,这次终于下定决心了?来来来,我等这一天可是很久了。”师傅兴奋地拍拍纹身台。


“嗯。”师傅注意到bill的情绪不似平时的高涨,他有些畏畏缩缩地左右看看,终于一咬牙躺在了床上。


“就之前那个图案,纹在胸口,对吧?”师傅调整好机器,看着不安地玩弄着手腕上橡皮筋的bill。


“对,就和以前说好的一样。”bill闭上眼睛,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


“好了,别哭了,”好不容易纹好,师傅嫌弃地看着满脸泪水的bill,“怪不得你之前都只是说说,动起真格的来都快哭成一滩水了。”


bill没说话,他沉默着交了钱,出门,很快消失在转角。


“我纹身了,”走到街角终于忍不住哭泣的男人捂住胸口,不知是伤口还心上的疼痛让他几乎直不起身子,“阿哥,你看到没?我纹身了啊……”


除了冰冷的夜风,没有人回答他,而那个bill心心念念了很久却最终纹在ben身上的纹身,成了兄弟两个身上唯一的不同。




【双子(he)】【有程霆x安逸尘出没】


bill是个有些自恋的人,他喜欢一切可以彰显自己不同的东西,比如纹身。


bill是街角安先生纹身店的常客,常来安先生店里串门的军人程先生曾经打趣bill,说他简直是移动的画册。


然而bill身上有一处的没有纹身的,程先生曾经问过好几次,而bill只是摸着自己身上唯一的空白,笑着摇摇头:“大概是觉得,时机还没到吧。”


凭着直觉,程先生觉得bill身上的留白,就像是安先生尾指上纹的飞机一样,是有特殊意义的。


bill身上的留白空了很久,然而他说的那个时机终于还是到来了。


那一天,bill带着一个跟他长得很相似的男孩来了店里。


“我弟弟。”bill的介绍言简意赅。


“你们好,我是阿哥的弟弟,我叫ben。”名叫ben的男孩眼底闪过一丝怯意。


“你纹身?”安先生看着bill发问,程先生倒是对ben挺有兴趣,上下打量着他。


“不,他纹,纹在左边胸口。”bill推推ben示意他上前。


“他?”程先生的笑意扩大,看着bill的眼神充满了玩味,“弟弟?玩挺大啊?”


“不用你管!”bill瞪了程先生一眼,转过头看安先生,“就是那个位置。”


“阿哥……”ben有些犹豫地扯扯bill的衣角。


“没事的,去吧!”bill推了ben一把,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他看着ben走向笑得和蔼的安先生,眼底不易察觉的温柔被程先生捕捉到。


“就是他了?”他问。


“嗯。”bill轻抚自己的左边胸口,嘴角是名为幸福的弧度,他坐在那里,看着纹身一点点覆盖在ben跟他身上留白相同的地方,觉得心脏里的空白也跟着一点点被填满。


“谢了。”纹好身,bill牵着ben的手离开,外面下起雨,bill撑开伞,不着痕迹地把伞往ben的方向微微倾斜。


安先生和程先生站在店门口,看着他们在雨中相偕而去的背影,想起刚才ben小鹿般清澈的眼神,程先生笑着摇头:“多情浪子竟是栽在这样人的手里,倒也有趣。”


“他们两个身上的纹身,合在一起才是一幅完整的画。”安先生双手交握,抚着尾指上飞机的纹身,笑得一如往常温和。

评论
热度(73)
©熊十四
Powered by LOFTER